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您當前的位置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 內容  
集團特稿:深度調峰背后的“風火輪”
作者:齊琦    來源:新聞中心     時間:2019-07-02    點擊:109

前不久走訪兩家發電企業,一家風電、一家火電,兩家公司各自向記者倒苦水:“風電廠最苦惱棄風,當地電網接納能力有限,有些風機只能暫停,白白讓電隨風而去;火電廠也憋屈,斥巨資、搞技改,達到了超低排放標準,可遇到調峰任務也得發揚風格,擺著先進設備不用,不也是浪費資源么?”

在電網容量一定的前提下,優先消納更加清潔的新能源是社會需要,火電被迫成為“調峰工具”。火電企業在發電方面“可多可少”成為考驗其調峰能力的主要參考,其中“多”可達到機組出力上限,“少”可突破設計下限。尤其是“少”的程度直接決定其深度調峰的能力。據了解,參與深度調峰的火電廠為新能源能夠大比例上網犧牲了部分電量利潤,火電機組靈活性改造成為當前解決風電并網消納的主要措施,也成為了調節火電與新能源的平衡杠桿,這不僅改變了目前僅通過發電量體現企業經濟效益的模式,而且使火電企業更好地具備參與電力市場激烈競爭的條件。

“火力發電企業已不在是一味的搶發電量,而是要跟緊電網形勢,能上能下,壓低谷、頂尖峰。”對于火電企業的前景,內蒙古公司火電部李波這么說道。在火電企業傳統的營銷考核指標里,發電量、設備利用小時數是關鍵的考核指標,內蒙古公司的火電靈活性改造卻突破了這一傳統模式。從2017年年底開始改造,截至2019年供熱期結束,通過靈活性調峰實現收益2.74億元。

據記者了解,在剛開始推行靈活性調峰的時候,內蒙古公司多家火電企業并沒有看到這項工程帶來的好處,甚至開始抱怨,作為火電企業發電量上不去,等于沒有“活路”,哪怕面臨被考核的風險,各單位依舊在積極搶發電量。但隨著電網系統考核力度的加大,電價下調、煤炭價格上漲、環保政策調控限制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火電企業經營利潤大幅下滑。

“如果沒有調峰補償收益,2019年至今,公司很可能會因煤價的飛速上漲而出現嚴重虧損的局面。”通遼發電總廠副總工程師汪瑞峰說,為了調峰期間降低用電負荷,全力挖掘機組調峰能力,該公司還設立了深度調峰單項獎勵,記者很困惑,這不是加大了經營成本么?經了解,他們才知道,原來在電網公司要求調峰時,降低電廠用電負荷,就會有一定的經濟補償,機組負荷率在50%-40%,少發一度電能賺0.4元,負荷率在40%以下時,少發一度電能賺1元錢。

在生產調度中心,值長于仁友指著電腦屏幕告訴記者:“我們現在的工作思路已經從原來的單一注重發電量轉變為爭取綜合效益最大化而進行負荷調整。我們每個班的值長連每天吃飯的時候都會關注負荷情況。”該公司采取滑壓運行的方式將200MW機組負荷降至67MW,在全國范圍內也是一項很難達到的成效。如今,“我要調峰”已成為該公司運行人員的自覺行動。

“目前,中國稀缺的不是發電能力,而是調峰能力,過去要求火電安全、穩定、高效、清潔,現在我們還需要彈性、靈活性來調節和消納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一場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煤電機組調峰能力提升工程攻堅戰就此打響。”李波說。

據了解,現階段,內蒙古公司的新能源產業正在穩步發展,所屬幾家單位靈活性改造也開展良好,不僅保障了內蒙古地區電網的穩定運行,也獲得良好的輔助服務補償收益。“自產自消”成為了該公司新的經營模式。

“火電靈活性改造不僅是對我們技術成果的一次全面檢閱,也是對我們經營管理的一次深度測試。”李波意識到,這幾年來,企業從“生產型”到“生產經營型”的步子已經擲地有聲。

$nbsp
?
返回頂部
遠程辦公

Copyright 2012 國家電投集團內蒙古能源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內蒙古通遼市 郵編:028011 傳真:0475-6196933 電話:0475-6196555

備案序號: 蒙ICP備17005331 制作:北京中企時代科技有限公司

五虎将返水